奥林巴斯OM系列背后的故事

前不久我终于忍不住入了一台奥林巴斯om2n,因为我太想要一个单反相机,我手头没有一款单反机器。在尼康FM2之间徘徊了几个月后,决定入手一台有光圈优先的胶片单反。小巧精致的机身是我选择她的重要理由。本篇是我在浏览国外的胶片博客后,认识到手头这部相机的一些背后故事,带着热爱和崇敬,我想将这个故事分享过来。整篇是机翻,有些读起来会觉得怪怪的,但大概意思基本可以读懂。我想我越来越喜欢手头的这台OM了。


摘自:casualphotophile

是什么让一个人成功?一个人的钦佩?实现一个人的野心和设计?几十年的专业政变?如果这些都是衡量成功的标准,那么着名的奥林巴斯相机设计师Yoshihisa Maitani就会测量出来。即使今天的许多相机爱好者都不认识这个男人的名字,他们肯定会知道他的作品 – 奥林巴斯笔,M-1(更常见的是OM-1),以及现在的崇拜经典XA,以及其他许多人。

继续阅读“奥林巴斯OM系列背后的故事”

旅行的意义不是为了分享到社交网络

以前出去玩的时候,之所以花较多的时间去拍照和录像,更多是因为自己难得有这个景色来练习拍照和拍slog3视频,平时在城市里根本就没什么景色可拍的。所以谈不上真正的旅行,因为大部分时间都在练习上。

随着自己接触相机的时间越来越久,对机器也更加熟悉,再下次出去的时候,我就不带那些笨重的机器了,不拍视频也不狂拍风景。

我不是一个新闻记者,我不是一个地理杂志摄影师,我旅行的目的没有任何工作目的,我不需要去尽可能的拍下景色的各个角度和样子,我不需要去拍下每只动物各种各样的质态和毛发,我就算拍了下来,它们也不会登上杂志,因为有更多的人已经为此做出了记录贡献,而且还比我专业。我的照片最终只会待在硬盘里,然后不再去翻起。我也不想为了发表网络社交而拍照片和拍视频,分享到社交网络,那是没意义的,而且频繁的使用相机还会占据我太多的旅行时间,这些时间我应该是要去体验到当下去。

所以,除非我工作需求,除非我想练习,除非我有剧本有故事要拍,那我才会带上视频机,带上稳定器,带上更多电池,带上镜头,带上电子取景器的微单或单反,全心全意的把事情做好。

不然每次旅行我都只会带一部胶卷机,遇到有趣的,遇到有意义的,我会记录下来,我只所以选择胶片机,理由我之前也提过,是因为我完全不需要去在意机器是否有没有电。我旅行时不会像工作那样严谨,所以我不会追求质量和完美,不会频繁的使用相机,我只需要有意义的记录。

旅行一定要精简物品,要小巧实用。然后去一个和日常生活环境完全不同的地方,时间要长,两个星期以上最好。不要待在车上太多时间,不要盯着手机太多时间。

我们活着不是为了工作,我们旅行不是为了快速满足虚荣心,我们的假期不是为了负重。

我用胶片的理由

我用胶片,已经过了初初对摄影的无限期待,也过了去年重玩胶片时对颗粒,对色彩,对拥有器材的满足感。

作为一个记录的媒介,拍胶片,就我这台机器来说,我不需要无时无刻盯着她的电量,这是很重要的,小小的纽扣电池只用于测光,其余都由机身的机械结构完成,这令我很安心。像微单,不可能做到全天待命,即使多个电池,也无法令我完全放下顾虑,因为她确实就在耗电。而她,让我感到踏实。

全幅机身,体积却比单反小巧,小小镜头也能有1.4的大光圈,满足我偶尔想要突出主体的需求。

不像微单那样的电子产物,她可以用很久也不会觉得过时,毕竟她就是纯粹用来拍照的工具,服务我,辅助我,帮我生产出我想要记录下来的画面。

 

但如果我需要用来工作,或者需要短时间内高频率按快门时,我还是得需要微单,或者比微单更省电的单反。

说到这就很令我头疼了,如果我只会拍照那该多好啊,然而我始终放不下要拍视频的决心,因为集于音乐,画面,故事为一体的记录方式,更能展现出我脑海里的情感。但,视频,目前最信手拈来的记录媒介也只能用数字的方式存储,电子的东西很难把控,搞不好哪天弹出一个框框:磁盘已损坏。

作为较传统的纸质,会令我更有安全感,观看时也不像盯着发光的荧屏那样眼睛不适。我可以静下心来,慢慢的看,慢慢的去回想,去回味。是能够真实的握在手里,比那飘渺的数据信息又有温度。

胶片,只是一个纯粹的记录媒介,她会随时待命供你使用。你不需要担心她会没电,你只需要全身心投入到有趣的当下生活中去,体味人生的酸苦或甜。

原来是陈绮贞用的相机

早上看到北地的博客时,发现背景大图好好看,一个手持拍车窗外的照片。

经我以图搜图,发现是陈绮贞拍的,这张照片背后的人也是她。这个相机看上去挺好看的,但问了也不知道是什么型号。我注意到这相机的右上角是个闪光灯,机身干净平整。但这大海茫茫哪里去找,就不管了。

结果就在刚才,我在逛胶片相关的帖子时,翻着翻着就看到了GR1s,突然想起,于是拿出来对比。就她了,绝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