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见五月天

坐在列车里,他们五个人的身影。后来来到一家小店,和阿信他们喝酒吃饭,结账时居然用了一万块,阿信他们调皮的跑掉了,于是我和店长拖延时间,后来阿信他们果然回来了,往桌子上一拍,一万块,在梦里我猜店长他们都不知道这五个小伙是发着光的人物。于是我们一同离开了小店,也不知道去哪。后来我出现在了一个长条形房间,里面坐满人,也就几个人,在排队面对面听阿信唱歌。我在想,他们谁都不会知道我和阿信他们那么熟吧。再后来,事情发生了一百八十度转变,五月天不见了,现场居然成了血腥的sm。我赶忙逃跑,也有一个小伙跟着逃出来,后来他又坐另一班车朝那个方向前进了。

五月天今年也是四十几的大叔了,会支持你们的音乐,一同走下去。

梦见父亲

昨晚做了一个梦,梦见父亲突然回来了,穿着白衬衫,年轻的脸庞。这段日子,一直想找个机会抱他,于是我冲过去,像个孩子一样,紧紧地拥抱。他笑着,想哭又勉强的笑着,父亲把我抱起来转圈,我双脚离开地面,他还说了些什么,忘了。

一个关于被抢劫的梦

今天早上做了一个梦,一个让人匪夷所思的梦。

我在用笔记本处理图片,然后后面有群众围观,然后不记得怎么了,我分散了注意力,到我意识有事情发生的时候,笔记本已经不见了,我锁定了一位大妈,因为她刚才就坐在笔记本旁边。我立刻起身奋力狂追,在一个小巷里遇见了她,叫她远远的就给我递着一个笔记本,我有些欣慰,但在我接过并仔细观察了之后,发现这根本就不是我的那台,我的笔记本里有很多我的照片资料,这是非常重要的。我打算报警,他们带我进了一个房间,我看见了电脑显示器上有两排字母串,好像是什么机器的型号,他们又递给了我一台笔记本,看上去是个平板的,然后警察们居然向我介绍这台平板的性能有多强大……

后来,我不知怎么的出来了,在一条比较荒芜的公路上,我遇见了一伙人,其中有一个骑着超炫的摩托在接近我,很明显是在挑衅我,我故作心平气和,可他们本就是来打劫你的,哪会轻易放开你。他们给我展示他们的虐待工具,剪手指的、还有……他们说除非我们谈判,后来我身边突然有了个康晓鹏,晓鹏如我所料和他们讲述着自己的梦想、如何去追寻自己的梦想,他们似乎也津津乐道,后来他们各自坐上了车,我们都以为方法奏效了,然而不过两秒,我意识到他们不会就此罢休,我提醒晓鹏赶快跑,果然,刚开了不久的货车离我们越来越近,我向旁边的空处跳了进去,并意外的发现了一个人(前天才通过表姐生日认识的一个男性朋友),他似乎手受伤了,倚在方柱上。然后又不知怎么的我们醒在了一个房间里,我发现有个朋友的手指包着白色绷带。这时,突然楼下有响声,我们以为是地震,但这是几乎不会发生的,我猜应该是那伙人在用某种机器拆掉整栋楼,我们急忙打开门要逃生,可是门被封住了,仔细一看,绑住门的东西居然是我高中的班服裤!!我用力的撕扯!用尽全身力气的撕扯,就在希望近在眼前的时候,我醒了……

剧情跳转得也过于离谱了吧。但我知道,这些,都是我的本性,我既然能想象出来,就有意识想过这么做。

在梦里,我倾泄着自己的不满。

梦见155班

做了个梦,梦见155班的同学们了,我们一起坐着飞机去大学读,而见到他们们时他们已经变了,燕宁变白富美了,还有扬清,辉,显文在我身边牵着我的是文娜,我带着头,挥弄着手中的小飞机玩具和小红旗,在过检查时我突然挺直腰,精神了起来,结果却被警告除了“镰刀”之外其余的都都不许放出来,好泄气。

不过见到他们却是感觉甜蜜的,心里非常激动而且期待和他们展示已经改变了的我,在此之前我去买锁,买了一个50多元的碳纤维锁,还有些忘了。我想你们了,那一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