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第一卷胶片

小学五年级时老爸从来村里跳舞表演的班子里买入了一个大礼包。有沐浴露、洗发水等用品,还有一个胶片傻瓜机,花了10块钱。

小时候我就常幻想我有一天也能用相机去拍照,像翻阅大人们拍的那些照片那样。

于是我迫不及待的让父亲教我。其实很简单,作为傻瓜机,只要装好电池,装上胶卷,就可以开始了。

那天晚上我装上两块五号电池,一个人在床上按着快门。跃跃欲试,自己暗爽。这个国产货拿在手里还有点分量。

过了几天,父亲终于带我去镇里买了一卷胶卷,才一卷,好少,只有36张。

我很想拍,很想去体验按下快门去记录光影的那种新鲜感,但又不能瞎拍。那时候我还没有手机相机,对于拍照这事情一点都不熟悉。

那时候每按下一次快门,心里都无比顺畅,开心。因为那一刻,自己终于是一位记录者,是一位影像的创作者。

小时候我没有知音,所以交流从来都是打打招呼。而拍照,或许给我打开一扇自我表达的大门。

能找得到的也就这几张,其余的要么发霉要么不见了踪影。

那时候也只拍了一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