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QQ音速

QQ音速,它和我年少时玩的几款游戏同样有着难忘的意义。然而官方却在早些日子说,要停运了。

它见证了我初中那段迷茫、单纯的年纪。

那时候我还不会坐公交;那时候我还没有手机电脑;那时候还没玩过电脑游戏;那时候还没有朋友;那时候我还没有谈过恋爱;那时候我还没去听周杰伦的《夜曲》;那时候我成绩还算可以;那时候眼睛还很明亮清晰;那时候,那时候我回家就能吃饭好吃的饭菜。

简单,单纯,开心就是开心,极容易满足。对未来充满了期待。

提起这款游戏,第一个联想到的就是我的好朋友——海堂。

我同学海堂就拉我入坑,作为当时我最好的朋友。那时候我每个星期几乎没有零花钱,父母也没有普通的收入。

“我请你”,海堂说。

然后一请就是三年。

继续阅读“致QQ音速”

我的第一卷胶片

小学五年级时老爸从来村里跳舞表演的班子里买入了一个大礼包。有沐浴露、洗发水等用品,还有一个胶片傻瓜机,花了10块钱。

小时候我就常幻想我有一天也能用相机去拍照,像翻阅大人们拍的那些照片那样。

于是我迫不及待的让父亲教我。其实很简单,作为傻瓜机,只要装好电池,装上胶卷,就可以开始了。

那天晚上我装上两块五号电池,一个人在床上按着快门。跃跃欲试,自己暗爽。这个国产货拿在手里还有点分量。

过了几天,父亲终于带我去镇里买了一卷胶卷,才一卷,好少,只有36张。

我很想拍,很想去体验按下快门去记录光影的那种新鲜感,但又不能瞎拍。那时候我还没有手机相机,对于拍照这事情一点都不熟悉。

那时候每按下一次快门,心里都无比顺畅,开心。因为那一刻,自己终于是一位记录者,是一位影像的创作者。

小时候我没有知音,所以交流从来都是打打招呼。而拍照,或许给我打开一扇自我表达的大门。

能找得到的也就这几张,其余的要么发霉要么不见了踪影。

那时候也只拍了一卷。

其实有那么一部分人在朋友圈发动态,在B站发视频,在微博发自拍,其实都只是想自己的行为能被看到,把这遗憾降到一定程度,让别人知道我至少这样经历过。也无法掩盖自身孤独的事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