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是以前的手机好,可以给想念的人打电话,偶尔收到一条短信或电子邮件也会令人欣喜,手机挂着的是她的信物,小小机身里,几张她的自拍就是我随身携带的秘密,此外,它再无其他用途。

 

今早,背上行李和相机,脑海是“秒速五厘米”里头的场景般,列车缓缓发出,风景掠过身后,主题曲“樱花抄”响起。每听完一组旋律,和她距离又近一步。虽然这次已不记得是第几次,但仍然令人满怀欣喜。

你是我美好的向往,期待着与你相见。

五月二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