认识 SoLiD

数据所有权归你,你授权可以读取你数据的应用

在 SoLiD 生态中,你可以自由选择将你的数据存在哪里。这些数据包括但不限于你拍摄的照片,发表的评论、地址簿联系人或日历上的事件。这些都是存储在 SoLiD Pod 中的,这个 POD 可以是你家里的,也可以是你公司的,甚至其他在线 POD 提供商也可以。因为你拥有数据的所有权,所以你可以随时随地无障碍的移动数据,而不受服务商干扰。

你必须授权权限给第三方应用后,他们才能对你的 POD 进行读写。所以当你注册一个新应用后,你不必再重复填写你的个人信息,因为这些都可以从 SoLiD Pod 中直接读取。在 A 应用中存储的数据,在 B 应用中也可以访问,你不必手动同步,因为你的数据会永远跟着你。

这些措施不仅保护了你的隐私,还对开发者有非常大的好处。因为他们可以拥有大量数据,避免了冷启动的过程。

data

你的 POD 就相当于你的个人网盘

你可以在 SoLiD 中存储任何东西。PODs 就像是一个基于 Web 的 USB,而且还可以随时访问。当你给了其他人访问你数据的权限后,他们可以对你的照片、文章进行互动。你可以控制哪些应用和哪些人可以看到你的数据。

你可以把 POD 想象成你的一个私人网站,但是其中的数据可以和你信任的应用进行交互,这意味着你对自己的数据有一个完全可控的 API 可以操作。当你评论了网上的一个视频后,你的朋友们可以在任意应用中看到这条评论,例如照片查看器或社交应用的信息流。这都是你的数据,他们可以以任何形式展示。

你可以拥有无限个 POD,只要有 SoLiD 服务器的地方,他们就可以被访问。storage

你的 POD 就相当于你在互联网上的身份

为了证明你拥有你的数据,你需要拥有一个身份。在 SoLiD 中,Pod 就是证明你是谁的一个工具(不用依靠任何第三方公司)。所以在未来, “使用微信登录”、“使用微博登录” 会变成 “使用 SoLiD Pod 登录”。

id

万维网之父 Tim 的 Solid 公开信

我一直相信网络是为每个人服务的。这也是我们一直努力保护网络安全的原因。一直以来,通过对互联网的改变,我们创造出了一个更好、联系更紧密的世界。但是,就在我们取得极大成就的同时,网络已经渐渐演变成了一个充斥着不公平和分裂的平台,受强大力量的支配,为私人利益服务。

直到今日,我相信网络发展已达到了一个关键的转折点,一场积极而态度坚决的变革是可行的,也是必要的。

这就是为什么我近年来一直与 MIT 等机构合作开发 Solid 的原因——一个开源项目,以恢复网络上个人数据管理的权力和代理。

目前,网络用户必须将个人数据交给数字巨头,以换取应用程序的使用。但这其实并不符合消费者的最佳利益。Solid 的出现改变了现有模式,它以改革般的方式平衡了消费者的利益,让他们可以完全地控制数据,无论是个人还是非个人。

Solid 是一个使用现有网络构建的平台。它为每个用户提供了有关数据存储位置,可访问选定信息的的人员和组织,以及使用哪些应用程序的选择。同时,它允许你、你的家人和同事与任何人相互链接和共享数据。它还允许人们同时使用不同的应用程序查看相同的数据。

Solid 为创造力、解决问题和商业提供了不可思议的机会。它将使个人、开发人员和企业以全新的方式构思、构建和发现创新,并由此提供可信和有益的应用程序以及服务。我看到了多种市场可能性,包括 Solid 应用程序和 Solid 数据存储。

数据赋予个人权力
我们相信,数据应该赋予我们每个人权力,而且我们认为这是下一个网络时代成功的根本,所以 Solid 的开发遵循“数据赋予个人权力”的原则。

试想一下,你当前所有的应用程序都可以相互交流,相互协作,相互构思,来丰富和简化你的个人生活和工作。这就是 Solid 应用程序将产生的创新、智能和创造力。

有了 Solid,你将拥有更多的个人数据代理——你可以决定让哪些应用程序访问它。

注入动力
在 2009 年,我说过,我设想中的网络在现实中还不存在。因为当时人们仅仅只是将网络用于文档,而不是用于大型网络计算机的数据。从那以后,我们看到了一波开放数据的浪潮,但却不是读写数据。例如,许多开放的政府数据是通过单向管道产生的,因此我们仅仅只能查看它。可如今借助 Solid,它会成为一个可以读写的网络,用户可以在其中进行互动、创新、协作和共享。

与此同时,有一部分用户迫切的希望互联网发生改变。人们希望拥有一个他们可以信任的网络,他们希望应用程序能够帮助他们做他们想做和需要做的事情,而不会监视他们;他们希望应用程序不会诱导他们购买别的应用程序。事实上,用户很愿意为这种质量和保证买单。例如,人们在像 Dropbox 这样的应用上支付存储费用。Solid 有它的市场价值,它独特、有益的服务让它可以迎合用户的这一需求。

构建新的 Solid 平台并推动用户的广泛采用,需要我们付出很多努力,但我认为我们有足够的推动力能将网络世界推向新的转折点。

因此,我从 MIT 休假,减少了我在万维网联盟(W3C)的日常工作,并成立了一家名为 Inrupt 的公司,以非常直接的方式引导网络发展的下一阶段。Inrupt 将确保 Solid 平台得以蓬勃发展,它的使命是提供给 Solid 商业能源和生态系统,以帮助保护基于 Solid 的新网站的完整性和质量。

许多开源项目都曾从资源丰富的公司的贡献中受益匪浅。但虽然开源社区提供了创新和创新的深层来源,但日常网络用户和企业通常都会倾向于从提供技术支持和重要辅助业务服务的商业实体中寻找可供学习的应用程序和服务。

所以我相信,这种模式对 Solid 的成功至关重要。Inrupt 的成功与 Solid 的成功是一体的。我的合伙人兼 Inrupt 联合创始人 John Bruce,是一位经验丰富的商业领袖,有能力实现我对 Solid 的设想。我们对创建更好、更平衡的网络抱有同样的热情。

Solid 和 Inrupt 将共同为网络用户们提供全新的网络体验,这在今天的网络上是不可能实现的。用户个人、开发人员和企业在这里创建和发现新的、丰富生活和业务的应用程序和服务。在这里,我们都可以找到可信赖的服务来存储、保护和管理个人数据。

我对下一个网络时代非常乐观。

我仍将担任 W3C、Web 基金会和开放数据研究所的创始人和董事,因为他们对保护已发生和将发生的变革来说都不可或缺。其中,作为 W3C 成员,Inrupt 使用了许多现有的网络标准,它同时也是网络标准构建团队的一部分。Web 基金会倡导数据权利,作为其使命的一部分,推动一个有利于人民的自由和开放的网络。同时,开放数据研究所在尊重隐私的同时,也尽可能地公开数据。我虽然身兼数职,但每当我以其中一种身份工作时,我依旧会尝试按照该组织的利益行事。

这是非常激动人心的时刻。我将致力于指导 Solid 的发展方向,规划其未来的管理。同时,Inrupt 的首要任务是为 Solid 提供一个良好的商业生态系统。有了正确的价值观和一个基本的企业基础,我们将建立有利于每个人的网络系统。

未来网络的发展前景无可限量。

万维网之父:30年以来,世界如何失去最初的互联网精神?

转载一个我也希望的真理,比如去中心化这些,前几年我也开始逐渐意识到,如今的互联网已不像发明之初的愿景,我们在墙内更是如此。这也令我更加坚定,独立博客就是去中心化的一个例子之一,虽然那些APP或者知名网站里自带的流量比我这大许多,但那终究是受他人限制。昨天是万维网诞生的30周年,特此说一说此事,愿世界不会忘了互联网的初心。

万维网如今已诞生 29 年,全世界的网民数量将超过一半以上人口,这标志着 Web 历史上的一个里程碑。对于很多人来说,互联网带来了诸多便利,已经他们日常生活中必不可少的一部分。

但是,有一个人对当下的互联网非常的不满意。那就是 Tim Berners-Lee ——万维网之父、2016年图灵奖获奖人、麻省理工学院教授。

这种强烈的不满同样贯穿在他在北京的最新一场演讲中。2019年1月19日,Tim Berners-Lee教授现身北京,在2019年EmTech China 全球新兴科技峰会上发表演讲,回顾了互联网发展的30年历史,也展望了互联网的未来。

(来源:DeepTech)

一切缘于他上世纪 80 年代在欧洲核子研究中心 (CERN) 的工作经历。

彼时,电脑已经存在了 20 年,人们可以在电脑间进行简单的互联,比如定写邮件,或者从另一台电脑上的文件。年轻的 Berneres-Lee 意识到,这仍然是一个低效的沟通方式,并不利于科学家之间的快速交流。1990 年,他设计制作出世界上第一个网页浏览器。1990 年 12 月 25 日,他成功利用互联网实现了 HTTP 客户端与服务器的第一次通讯。这就是著名的 http 协议,从此电脑间的互联不再仅限于文件和邮件,而是可以通过一个叫网页的东西实现信息的高速传播。这在当时是革命性的上网方式,也在后来成为了互联网的雏形。

图丨Berners-Lee与万维网(来源:World Wide Web Foundation)

互联网诞生之初,它仅仅是全世界科学家交流想法的工具,他们用自己的电脑构建服务器,把想法和观点写在自己的网页上面,供人阅读。后来,他们开始发布科学之外的内容,比如诗歌、生活和哲学,越来越多的人加入了这个行列,让互联网实现了爆发式的增长。Berners-Lee 喜欢把那个时候的互联网比作一个独立于物理世界的乌托邦。“第二天早上醒来,就可以看到世界上有哪些人看了自己的网页,这在当时是一件十分令人兴奋的事情”,他说。

如今 30 年过去,互联网的发展却让 Berners-Lee 越来越失望。

在演讲中,Berners-Lee 指出,互联网发展过程中呈现出了一个特点,即长尾效应。现实生活中,如果把一个行业的公司按照知名度进行排名,曲线下降往往很快,排到 100 名左右的公司很可能是非常小的不知名的公司。但是在互联网领域,曲线的下降十分缓慢,排到 100 名的公司仍然是中等的公司,而这些公司的员工数量也是最多的。

但他随即指出,长尾理论在互联网领域也最终失效了,现在的互联网头部效应明显,前几名的公司也占据了大部分的市场份额。Berners-Lee 此而感到遗憾,他认为我们失去了最初的互联网精神。

(来源:DeepTech)

他理想中的互联网“是一个自由开放的社群,可以去创造自己的网页,在互联网的世界中,大家都可以是一个非常有创意的人,不会被所谓的专利所束缚。”人们也可以根据喜好去点击链接阅读。他表示,20 年前人们还能将不喜欢的邮件从收件箱中删除,还可以不去主动点击不好的内容,人们可以自主选择看什么不看什么。

但是现在的网络很让人担心,互联网上充斥着很多垃圾的、低俗的信息,人们也不能完全控制进入自己视野的信息。虽然我们自然向往高质量的内容,但是在信息的灌水猛兽面前,我们并没有多少选择。在涉及到选举和民意的问题上,这个现象尤为严重,甚至还有很多虚假的新闻故意要操控人们的思维,唤醒大众的负面情绪,从而操纵民意。

互联网提供了人们获取信息的新方式。其中社交网络的发展,更是重新定义了人与人,人与信息之间的关系。Tim Berners-Lee 教授认为,各种互联网乱象和低俗、垃圾信息的产生,社交网络要负一定的责任。

Facebook 以及其他的公司,背后的代码是程序员所写。这些程序员的初衷是好的,想做的是怎么把网站不断地提高、提升。所以,真正应该解决的问题是社交媒体应该怎么去科学地运作。其中,更改网站的设计可以产生深远的影响,比如 facebook 的占赞按钮的颜色做成蓝色还是红色,放在两边还是中间,都会影响人们的心理。

Berners-Lee 教授认为,不管是表情包还是点赞的按纽,都是一些创新,都是在重新定义人们对于社群的理解。像 Facebook 和 Twitter 这样的大公司,有能力改变用户的行为,它们也有责任进行变革,对用户产生积极的影响。

谈到未来的互联网会如何发展,Berners-Lee 教授提出了自己的设想。他目前在运行一家互联网基金,他们在维护着一个互联网社群,并激发人们的思考:我们到底需要一个什么样的互联网。这个项目得到了两家德国政府机构的支持之前。在这之前,他们还做了很多设想和行动,其中包括了去中心化的网络。

在演讲的最后,Tim Berners-Lee 教授介绍了他对互联网的最新设想:Solid 协议。用户可以自由选择数据所在的位置以及允许谁访问数据。通过将数据与应用程序本身分离,用户最大程度地实现了数据的安全性。除此之外,用户将还能避免供应商锁定,在应用程序和个人数据存储服务器之间无缝切换,而不会丢失任何数据或社交关系。

Berners-Lee 教授参与创建的 Inrupt 公司是第一家使用 Solid 的协议的下一代互联网公司。Inrupt 正在建立一个商业生态系统,以推动 Solid 的成功并保护下一阶段网络的完整性。Inrupt 的使命是保护每一个网络用户的数据的合法所有权。用户在分享的同时,也可以保护自己的数据。这就意味着,你可以把一组数据按照你的意愿放在一起,而你也可以组织任何的小组来进行协作。

Berners-Lee 教授的努力,基于其一直不忘发明互联网的初心:所以人在一个统一、开放的空间里自由、安全地进行协作。

禁止垃圾评论

这几天垃圾评论爆炸式增长,今早一看,一下子有几十个之多,看来这个防垃圾评论的插件也只能将垃圾评论归归类而已,到头还是得让我来删除。

搜了搜,看到一个好办法。是博主逍遥乐的一篇分享,具体的不说了,简单讲就是在将下面代码加到主题functions.php模板文件中,就可以杜绝纯英文的垃圾评论。

 /* 评论必须包含中文 拦截spam */ 
function refused_spam_comments( $comment_data ) { 
$pattern = '/[一-龥]/u'; 
if(!preg_match($pattern,$comment_data['comment_content'])) { 
err('评论必须包含中文,谢绝英文垃圾留言。'); 
} 
return( $comment_data ); 
} 
add_filter('preprocess_comment','refused_spam_comments');

看完了电影《绿皮书》

详细的就不多说了,简介也不说了。

我没看出B站里韦老师讲的种种细节,但就像我之前看过的《被解救的姜戈》,或者《触不可及》那样,治愈系啊!!!

不过这次是钢琴家黑人为高处,通过种种遭遇给我讲述了黑人难以脱离的歧视眼光。

主角也是个能干的、有趣的、负责任的、能吃的人,途中还有许多笑点。

看到最后,一幕一幕的老照片,原来还真是真人真事改编。

我还注意到有些画面用到了遮幅,把原本21:9的比例再缩窄,来表现一种描写内心活动的氛围。

怪不得获奖,有机会和朋友再重温重温这部温馨的故事。

这次看的估计是480P还是720P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