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意读读之胶片 2

他正在被淘汰,尤其在静态摄影这一块中,大量的数字影像淹没了胶片摄影,简单、直觉的电子感光技术在眨眼间取代了烦琐的胶片摄影工序。拍照成为简单、便宜、易于分享的一件事情,而影像的内容也在这段时期发生了变化。若不论职业摄影师的新闻、专题拍摄与创作者的街拍形式,大众的摄影逻辑逐渐从我们所有人到此一游式的纪念合照发展到了生活里无所不拍的琐碎细节。影像的形式从不易复制的纪念变化成日常的生活景象 —— 校园里的各个角落、同侪的侧影、街头的野狗与所有你不认识的脸孔。

大众消费级数码相机的普及,乃到了手机具备摄影功能的时候,拍照已经成为我们生活里很平常、很直觉,但同样很琐碎、很侵犯的事情。我们可以说随着摄影这一个技术的普及与学习门坎的下降,摄影的严肃性开始下降,拍摄这个行为一方面的确落实在生活的纪录里头,照片成为我们勾勒回忆与印象的一个重要手段,我们透过了照片来认识人、来记忆人、来缅怀人。影像充斥在大街小巷与我们的生命里头 —— 但摄影也随兴了起来。这个世界的风景,我们生活里任何一个一闪即逝的瞬间被数字摄影捕捉成一道一道微小的电子讯号,然后被大量的封存在我们手中身边的各种电子仪器当中。

—— 摘抄自网络

随意读读之胶片 1

每次想起自己为什么使用胶片来拍照,就会想起这段来自《Colorful》(多彩奇幻之旅/意外的幸运签)的对话。

这些旧时代的机械散发出一种浓厚的气味,吸引着无数尾随在浪漫与特异独行身后的人们。蒸汽火车、帆船、幻灯片机、老式收音机、黑胶唱片、古董电视、钨丝灯泡、伟士牌、胶片、单反……在这个新的时代我们什么都有了,却也什么都舍不得放掉。


胶片对我们这一代的年轻人来说是一种既熟悉却又陌生的存在,就像录像带与录音带一样,我们知道他长什么样子、知道他的功用、也都知道他已经被淘汰了 —— 那些现在还在用的人不是带着缅怀的心情,就是在搞怪。

但胶片被淘汰的过程被拉得很长,他并没有全盘皆输,他没有像录像带消失在电影出租店一样逐渐远离我们的生活。胶片这个玩物,依然挂在各个照相店里头,他依然鲜艳的各形各色,他的形状还是利落的象征着电影与摄影的形象。

—— 摘抄自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