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壬谈到团体的未来趋势

要放弃了吗?

钟壬和我分享了他的想法。他说,团队的未来不会长久,这点我也感觉到了。不说成员上的技术水平不过关(包括我),对团队的未来发展方面也没有得到大多数人的赞成支持,这个形势的确让人感到非常遗憾与消极的。

钟壬打算在大家出社会之后,散了之后会再重新建立一个更有质量的团队,团队人数在30人左右,工作室定在北京。

虽然这样一来钟壬再也不需要在这个团队上花更大的心思了,但我们也不能放弃,或许在我们都有成绩之后,“鸢梦”会再展翅高飞的。

母亲与作文

还记得我的第一篇作文,它的诞生历程现在想起来都让我感到忍俊不禁。

在二年级时的某一天放学,我背着沉重的书包回到家中,当时父母还未下班。我放下书包在沙发上坐着许久,琢磨着今天老师下达的作业该怎么做。这次我要面对的问题是我从未接触过的 —— 作文。

在傍晚时分,小小的我呆坐在沙发上,越想越不是滋味。如果是其他小孩在面对此类事情的话,我想他们更多可能的是静静等待家长回来再问个清楚。然而就偏偏有这么一个小孩,无厘头的找来别人送的收音机,调到有音乐的频道,然后很入戏似的趴在沙发上,边听着音乐边伤心的哭泣。这让人感觉是多么矫情的事情。

不知过了多久,父亲的摩托引擎越来越清晰。当母亲打开大门的一瞬间,我似乎看到了希望。母亲见我伤心的样子,连忙问我发生了什么事,担心着我是不是被别人欺负了。当我哭哭啼啼地把事情向母亲诉说之后,母亲也不禁抿嘴一笑。

在经历过这么多年的时间洗礼后,我曾很多次质疑自己。小时哦在我身上发生的种种事情,如小时候走田野会保持不好平衡而掉下淤泥里、六七岁了还沉迷于睡觉时要闻着某件衣物才安心入睡、离开父母时的害怕、8岁了还让父母帮洗澡等等,这些事情似乎都在说明着一个事实:我比同龄人晚熟。而且直到初中、高中,我都还没有从晚熟的迷林中醒悟过来。心理不够成熟,生理也跟着开玩笑,瘦小的身体和稚气未脱的脸庞,让同龄人都误会我的年龄。这对我的生活都产生了巨大的影响,我现在是不是应该在读高中才对?

在经过母亲亲自的指导下,我亲手操笔的第一篇记叙文“拔河比赛”诞生了,我满心欢喜与期待。后来,我已记不清那篇处女作拿到了多少分,但隐隐约约的记得那个时候得到了母亲微笑的鼓励。在母亲很好的教导下,我的语文成绩在那一年突飞猛进,也对学习自信了不少。至于那一篇作文被放在哪里了,如今也已经无据可寻了。

因为母亲,我的学习没有被妥协,因为母亲,我的童年得到了重视,因为母亲,我的一生不会孤独。当时过境迁,在不知写了多少篇长长短短的文章之后,才恍然发现,母亲老了,真的老了……脸上不再焕发着年轻时的光芒活力,脸上的笑容也越来越少。

团队的域名诞生

中午和钟壬心血来潮,又去讨论团队域名的事情,在经过查阅和商讨后,决定用一个没有被注册的域名做我们团队的网站域名。

glededream.com

我们本来后选的都被别人注册了,比如ymgy.com、yuanmeng.com、yuandream.com……

两个词语的字母刚好10位数,和我们先前定好的10位成员计划也恰巧吻合。

第一次团队会议

一个团队的建立,初期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要定制目标、团队的信息资料、团结起队员的心、讨论制作团队作品,都没有想象中的顺利。今天和钟壬、志明、瑞武在教学楼课室讨论时气氛就变得有些消极,但我觉得这总比消沉的气氛好吧,即使大家对彼此的意见产生纠纷,最重要的是别放弃、别抛弃。就好像电影里的情节一样,一个团队建立起来了,就意味着成功已经离自己近了一步,怎么去奋斗,怎么去维护,就让我们坚持下去吧,值得我骄傲的是,我成为了这队伍中其中的一员,那我就不能只抱怨而没有实际行动。

摄影社

家健一遇到相机就像与世隔绝般。对摄影的迷恋,就像一对痴情的恋人,为对方付出自己的心血,只为和她一起走过世上最美的青春。有不少的野营史,曾经登过最高的是1000米海拔的山。

信杰感觉是一个非常专注于学习的师弟。

乃坤虽然学摄影的时间是在家健之后,但在对摄影的热情以及技术上也不亚于家健,各有各特点。乃坤说,家健比较偏向创新创作,而他择有他自己的风格趋向。

燕婷和芷媚是大一的学妹,单纯可爱。燕婷有一台微单,据她说是她哥送的,令人心痛的是相机被摔过了。

芷媚在南区桥上准备回去时居然认错方向,以为去往学校出口的方向是回南区的方向,可爱啊。

手机与网络

刚刚看了一些关于“我们没有手机之后”话题的文章,有很多人都提及我们是否应该像以前那样骑着马儿回归故乡、面对面交流的真诚亲切。

的确,手机带给我们很多便利,让人与人之间的联系变得触手可得,让病人的最新消息能第一时间了解,让我们的生活增添了几分色彩。
人们面对面相处的时间越来越少,沟通能力远远不及上世纪的那些人,虽然网络带给我们很多的便利,但利的同时也给我们带来了弊。
手机所带来的弊端让我们变得越来越懒惰,甚至懒得去自我思考,有些学生、干事要写些作文报告,随便到网上复制几段文章再自己修改一下就完工了,大幅度省去了自己独立思考写作的精力。我们对网络的依赖也越来越严重,在21世纪以来,仅仅过了10年的时间,互联网的世界就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网速由先前的1M到现在的20M甚至更高,机器设备的性能也大幅度增强,数码产品日新月异的变化,人们对新产品的好奇心及欲望,使得大多数人用很多的时间精力深深的沉浸于网络上面。平时的室外活动时间减少了,颈椎疼痛不再是白领一族的常病。很多同学们除了睡觉、吃饭时间之外都面对着电脑,无论有没有事情要做,都尽量回避,玩游戏、听音乐看电影,越来越多的人沉迷于网络这个迷雾森林。

记得小时候上语文课时也曾学过一篇关于“网络的利与弊”话题,在小时候曾经学到过的知识,自己却依然懵懂的误入这个歧途,挺内疚的。

看五月天MV-“如烟+如果还有明天”有感

如烟,一个老人回首自己的人生,美好、残缺,如果那时候还有明天,如果那时候黎明还出现在窗前,如果这一切只是一场梦,如果我们……

我不希望等到老了,才回首往事,不希望等自己无力再奔跑了,才后悔从前。趁现在还有时间,趁现在青春依然在眼前,趁我们还活在这个世界,珍惜好今天,把握好未来,留给回忆一个美好的“未来”。

在手机上放弃QQ

昨天晚上,终于下定决心把手机QQ给卸载了。我想,这样子过了这么多年,也应该改变一些东西,放弃一些东西,或许因为整天担忧着谁会找我,而把心放在了那些没有价值的琐碎上面,才使得我荒废了这么多光阴。当然,还有很多其他方面的因素导致我没有把握住宝贵的时间,比如自己的自律能力不强,价值观不明确等都会让自己在有限的时间内虚度光阴。

做出这个决定,我觉得是一个比较有意义的转变。就像种壬所说的,把周围的事物隔绝了之后,自己才会把心静下来,全心全意的去做对自己有价值的事。这个决定也有弊端,那就是我个人的社交圈会被大打折扣,也会有些人因有急事却不能及时的找到我解决而把怨我,说难听点就是我开始“闭关守国”。

在手机上抛弃了QQ,我下了一个MSN,这是一个干净的地方。只能和对方取得E-MAIL地址之后才能加为好友,没有广告,没有业务。

虽然在手机上放弃了QQ,但也不意味着我放弃了QQ,毕竟都用了这么多年了,那里有着多年的同学朋友与亲人,有着珍贵的回忆。

让心静下来,必须要放弃某些东西。

试一试。

有很多时候,我都过得很空虚,总感觉自己很忙,抱怨没有空余的时间来做对自己有用的事情。其实是自己没有把握住宝贵的时间做重要的事情,一天中用大部分的时间花在寻找另一件东西,而没有去珍惜自己所拥有的东西。

现实与网络

网络只是一种信息平台,别把网络当自己的归宿。以后把自己的心情感想、摄影、绘画作品等先在本地(如PC、纸质笔记本)记录好,再通过网站发布出去与大家分享。而不是直接把自己的点点滴滴都投入到网络当去,那是不成熟的举止。

劲青生日

友谊天长地久,再度过了大一的适应生活之后,友情更加深厚的同学聚在一起为劲青同学度过了一个不寻常的生日。

地点定在南区,我和钟壬、琪智在开完班干会议之后也急急忙忙赶过去汇合了。到了南区,他们也喝得差不多,珈瑚肚子将近撑不住,文浩继续挑衅珈瑚,剑星依旧拿着酒杯豪迈的挑逗着,志强、诗琪、博夫,还有我们今天的主角——劲青,在热火朝天地劈酒。回来的时候,已经是过了宿舍关门时间的11点整。在门外逗留了几分钟后,剑星一行人采取翻墙举措,成功的进入宿舍。后来我和钟壬、武彪、琪智、珈瑚也不得已翻墙进入。回到宿舍的时候发现劲青的脚趾头受伤了,因为下地时不小心踩歪了脚,被什么磨到导致破皮。我找来了棉签和酒精,给伤口清理清理。大家都都知道,伤口沾到酒精的感觉是非常“美妙”的,在一阵又一阵惨叫之后,伤口算是勉勉强强处理完毕了。相信这一次的生日,将会比较难忘吧,多年之后,也许没有几个人再会记起这一晚,但希望我们之间的友谊能够象常青树那样,永不枯黄。

劲青,生日快乐。

秋季到了,心中某种感觉油然而生。从前曾经幻想过的秋的寂寥,还有自己亲自感受过的秋的荒凉,以及在秋天这个季节曾经遇到过的人和事。

病魔的斗争

前两天待着感冒去看许巍的演唱会,回来时发现自己又被不少病魔缠身,喉咙痛、皮肤过敏、脸上痘痘死而复生,其中也包括我的老朋友,陪伴了我走过了12年的“支气管炎”,气喘、呼吸困难让我难以听老师讲课。

不过这都不算什么,这只能让我变得更加坚强。让我知道生命的可贵,运动的重要性。

正如一句话所说:病魔虐我千百遍,我待病魔如初恋。

启程许巍“此时此刻”演唱会

9月7日,已经订好票的许巍演唱会在深圳湾体育馆举行。这次独自出远门,我给了自己一个充足的时间,从早上8点半,经过广州深圳,公交地铁,我要好好地摸索摸索,适应这个社会。

答应好给康晓鹏买的“十字架”没有买,自己的懒惰又发作。

前迈进吧,风清,第一站是人和地铁站。

中午12点55分,在广州南站来往光明城的候车厅,第一次坐高铁,不知道会是怎样的感觉,刚刚还花了20元购买了一张与“和谐号”合影的照片,为了第一次,就花吧。
大概五点半到达固戍,约七点四十到达深圳湾体育馆。

许巍的舞台布局和五月天的很大的不同,整体感觉起来更像是一场音乐会,随着节奏随着情绪荡漾起伏的灯光,让人的思绪穿插其中,无数个记忆碎片在脑海里飞速浮现。许巍自从09年的那次演唱会后,就一直没有举办过演唱会了,这次“此时此刻”演唱会可以说是费劲心思,除了有非常有实力的吉他手贝斯手钢琴手等等,还请到了来自美国摸世界级的鼓手(忘记叫什么名字了)。许巍的音乐给我的感觉就是震撼、深情,刚刚开始不久我就被某首歌触动了心灵。相比与五月天,我感觉许巍更亲近些,从观众座位的布置上就感觉很亲近。

这是我第二次看演唱会,青春似乎就这样在此时刻上了一个记号,转眼间我们都长大了,都可以去追寻我们想要的。时间还在不停的走,始终有一天,当我们回首往事的时候,会会心一笑的回忆起自己20岁的自我改变。

在回校的路上,因为高铁班次在6点48分钟,我不得不从3点30分一直等。满身的汗臭味,都让我不好意思往人迷离的地方坐下去了。估计在今晚10点之前到达。

小学时的误入歧途

突然发现中学前不是这样的,自从6年级来到化州之后,我就变了,认识到自己以前的朋友少了之后,就怀疑是不是我的方法不对,于是就努力去适应周围的人,并开始误入歧途,成了一个善于伪装的“他们” ,后来,不知不觉中习惯形成自然,我开始不记得当初的自己,忘记了真实的自己。

6年了,我比别人晚熟了这么多年,失去了多少,得到了什么。庆幸的是,今年我开始醒悟,不再将错继续泛滥下去。

争吵的根源

双方本质都是为对方好,但由于环境因素的影响,导致双方在自己的信仰上发生矛盾,固执的一己之见使得火花越擦越大。这时候最关键的是对方都静下心来,清醒头脑,理清思路,知道自己的对错,不然这场争吵也没意义没建设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