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然想起,小时候。雨天,能很清晰明确的分辨出每一滴雨的声音是来自何处,是远处,是门前空地,是屋檐下被击出碎石的小水窝,还有厅里外公和别人的谈话声。那时候就非常想在我上床时能有一个声音,哪怕很小很小,我也会很津津有味的去感受里头的故事。现在才知道,那是渴望交流的孤独。